直貢噶舉簡史 重要人物介紹 直貢噶舉標誌介紹
中文版 關於吉祥佛學會 關於直貢噶舉 關於仁波切 加入學會 法會活動 活動報名 時尚活佛 聯絡我們
首頁 > 關於直貢噶舉 > 重要人物介紹

  西藏佛教有四大教派---寧瑪 (Ningma) ,薩迦 (Sakya) ,噶舉 (Kagyu) ,以及格魯 (Gelug) 。

  直貢噶舉 (Drigung Kagyu) 屬於噶舉傳承之一支,由法身佛金剛持,傳至帝洛巴 (Tilopa) ,那 若巴 (Naropa) 、瑪爾巴、密勒日巴 (Mi|arepa) 及岡波巴 (Campopa) 。岡波巴的弟子們 建立了許傳承---計有巴絨噶舉 (Barom Kagyu) ,蔡巴噶舉 (Rapakagyu) ,噶瑪噶舉 (Karma Kagyu) 及帕竹噶舉 (Phagdru Kagyu) 。直貢噶舉就是直接由帕竹噶舉傳下的一支。

  直貢噶舉的前二十四代領導者,幾乎都是由覺若 (Kyura) 家族所繼承發展,由家族中的 一位成員出家成為教派領袖,而另一位成員 (或其餘者) 則成為直貢地方的政治領袖。但是 傳至第二十一代領導者秋嘉噴措 (Choegyal phuntaok) 時, 由於覺若家族只剩其一人,於 是在直貢噶舉諸弟子的殷切祈求下,不得己還俗娶妻生子。在直貢 噶舉的領袖傳承 中,只有三位不是出家僧侶 (註一) 。在其四位兒子中,長子成為第二十二代領袖鄰若札 西噴措 (Naro Tashi Phuntsok) ;次子是噶瑪噶舉紅帽法王第六世夏瑪巴噶旺秋古汪卻 (Garwang Choekyi Wangchug) ;三子是第二十三代領袖嘉汪 昆秋仁千 (GyalwangKonchog Rinchen) ,眾人咸認是大悲觀音之化身,以後即轉世成為直貢姜貢澈贊 (Drung Kyabgon Chet Saug) 之傳承;四子是第二十四代領袖棍欽瑞津秋札 (Khungkhyen Rigzin Cho Edrag) 為大智文殊之化身,以後即 轉世成為直貢姜貢瓊贊 (Drigung Kyabgon V Clungtsang) (註二) 。現在的第七世直貢姜貢澈贊仁波切---昆秋.天津. 昆桑.赤列.倫珠.秋吉.嘉波 (Konchog Tenzin Kuzang Trinley Lhundrup Choeyi Gyalpo意即三寶持教普賢事業任成法王) ,現駐錫於北印度之德拉敦 (Dehra Dun) 。

法主生平:

  法王生於藏曆火狗年 (1946) 六月四日,拉薩貴族擦絨 (Tsarong) 家族中 (註三) ,這一天也是釋迦牟尼佛於鹿野苑 (Samalh) 初轉法輪的紀念日。

  當前世之法王謝威洛卓 (Shiwai Lodro) 圓寂後,尋找轉世的工作隨即展開。但是由於直貢噶舉的領袖之名銜非比尋常, 導致眾人均盼轉世化身 (Tulku) 能誕生其家。當時,超過五十家之人民寫信至直貢本寺,說明他們的兒子誕生時有何 瑞兆,像這樣的信件各式各樣皆有,真假令人混淆。當時的直貢噶舉代理攝政領袖 (註四) 嘉若仁波切 (Gyara Rinpoche (註五) 於聖湖---秋扣嘉拉牟拉措 (意即法輪王天女聖湖) (註六) 旁閉關,欲求一 瑞相。結果,在定境中,見到一廣揚中有座大房子,屋頂上有一支大型叉字柱,一隻 小狗被紅繩在柱子上,不停地繞著打轉。於是根據上一景象,由當時直貢噶舉之掌事者喬丕 (Cho Phe) 率領,一批執事人員去各地尋找符合此一條件的家庭。在拉薩地 區,喬丕所找到符合條件的是達賴喇嘛哥哥的住家,另一秘書昆秋桑登 (Konchog Sangten) 則找到擦絨家族符合此一條件。此外,當昆秋桑登至章東 (Jang Dong) 地方時,有一小孩見其甚為歡喜,異於平常孩童,於是他也記下一併呈報回直貢本寺。

  隨後,就召開秘密會議欲決定何者為真正之轉世法王,其中完全符合條件的只有達賴之兄及擦絨家族,但由於此二家 庭均是西藏貴族,妄下決定恐會引人非議,認為直貢噶舉攀權附貴,尤其在一九四幾年的政治環境中,更是不可隨意妄加決斷。所以,首先由全體僧眾修持直貢噶舉不共護法---阿企法度母 (註七) ,護法決定是擦絨家族之小孩。此外,當時參與的另一位將軍是扁波夠 (Benbogo) 地方來的,此地也有一甚有威名 之天神,名叫九入 (Gyuru) ,他堅持要去扁波 夠請神降乩一併決定。原本直貢噶舉歷來 傳統是不徵詢世間天神的,但此將軍意見甚為堅定,所以不得不去扁波夠徵詢九入天 神。結果,九入天神亦言擦絨家族的小 孩是真正的轉世法王,而章東地方的小孩是前世法王的化身。 (不久此 一小孩天折)

  這一切意見的徵詢均是在極秘密的狀況中進行。隨後並請達隆噶舉領袖瑪干仁波切 (Marchen Rinpoche) 決定 (註八) , 瑪干仁波切也說是擦絨家族之子,噶瑪噶舉領袖噶瑪巴亦如此言之。

  最後,當一切認證皆己確定時,就要呈報至當時西藏中央政府,准許轉世孩童昇座。但府卻說要再經金瓶抽籤決定, 引起直貢噶舉上上下下皆擔心不己,萬一抽出之籤不是原先認證之人,將引起無窮紛爭。於是止噶舉全體一起修阿企護法之法門,希望護法能加以護持。最後 抽籤結果仍是擦絨家族之子,於是皆大歡喜,準備迎入寺院昇座。

  1948年,這位四歲的轉世者就被迎入直貢擔撒體寺 (Densal Thel) ,並且有超過兩千人以上的群眾穿著傳統衣飾,以盛大法會迎請昇座。法王接著就開始其僧侶教育的學習,嘉若仁波切教其認字、讀書,並傳授一般噶舉之傳承,及不共之直貢噶舉傳承;並隨 尼宗赤巴仁波切以及洛鍾楚仁波切學習新舊密績。此時並且由其私人導師安陽圖登仁波切 (Ayang Thubien Rinpoche) 處學習五明之各項學問;同時由十四世達賴喇嘛為其剃度 授戒。

  1956年,當法王只有十歲時,法王的父母為避中共入藏,而出走印度,而法王在直貢噶舉眾人的請求下,單獨留在 西藏。1959年,中共強迫法王離開寺院,幸好嘉若仁波切 收留法王至其家中,而使衣食暫無虞置乏。一年後,法王被准許至西藏中學和其他的 轉世者一起讀書,一直讀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被強迫下放勞改。身為一位尊貴的法王,他被分配到非常偏僻的鄉下,每天工作十到十五小時,必須走很遠的路挑水及搬柴,如此方能維繫其生活所需。在這期間,他學會了許多種生活技能,並和許多農人 、牧人結為好友;同時,也練就一口標準漢語。

神奇逃亡:

  法王一直等待機會逃走,因為直貢噶舉教派需要他的領導。在經過多年的等待及長久的計劃後,很神奇地逃至印度。外界對逃亡之詳細內容不甚清楚,法王自己也不願多說,以下之內容是法王對其前世之侍者所言轉述記下。

  1975年,法王把握機會,由拉薩坐車秘密逃至邊境,欲翻山越界至尼泊爾。但是因為不認識路,只能朝著大慨的目標前進。路上遇到一對尼泊爾父子欲回尼泊爾,法王怕是 西藏軍隊的間諜,所以對他們說自己也是尼泊爾人,但天候 不好迷路了,想和他們一 起回尼泊爾。於是他們三人一起同行,之後遇到大風雪,三人一起躲到山洞中,過了兩天,法王急於趕路過境,而彼父子卻想 等風雪停息之後才走,法王沒辦法只好言明自己是西藏人,欲逃至尼泊爾。於是法王分一半糧食給他們,此父即告知法王如何走,如何避開檢查哨。至尼泊爾時,因法王衣飾為西藏式,身上又沒有錢,正尋思要如何解決時,路上一位尼泊爾女子自動將其外套和他交換。

近況:

  至印度一年後,法主即至美國與其家人會面,先在美國住了三年,學習英文,並自修西藏歷史。

  1977年,法王回到拉達克 (Ladakh) 的平陽 (PhYang) 寺。次年,在瓊嘎 (Jungka) 仁波切的指導下,於喇嘛玉如寺 (Lamayuru) 閉關四年,後來也在平陽寺閉關一年。並隨竹巴噶舉堪布諾陽 (Normng) 學習中觀,唯識教授;以及隨頂果欽哲仁波切 (Dingo kheynise) ,達隆夏炯 (Tag|ung Shab drung) 仁波切,達賴喇嘛等學法。

  1985年,法王以噶舉派代表的身份,前往菩提迦葉參加時輪金剛大法會,並從達賴喇嘛受比丘戒。

  同年,他在德拉敦開始強久林佛學院,該院並於1988年正式招收學生,目前歐建有二百五十多個學生,並已有第一屆畢業生。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8. 台灣直貢噶舉吉祥佛學會
覺巴吉天頌恭簡傳 尊貴直貢噶舉第三十七任法王 ---第七世直貢澈贊仁波切 尊貴 噶千仁波切 直貢噶舉不共護法——阿企佛母傳